寶寶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寶寶小說 > 風水天醫 >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河中石棺

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河中石棺

掉退婚書的時候,我特意看了朱鎧基的額頭一眼,和其他四個人額頭上出現的黑氣不同,朱鎧基的額頭上閃過了一道紅光,意味著朱家將會遭受血光之災!看到這裡,我心臟就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,我怎麼都想不通,為什麼冇有毀約的朱家,出現的問題會比毀約了四個家庭還要嚴重。而且更讓我擔心的是,奶奶,交代過的那句話,就算是冇毀約的家庭,遭受滅頂之災,我都不許幫他們看事!“朱栩諾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退不退婚,你做不了主!”朱...我隻感覺腦袋瓜子有些涼颼颼的,在看到雅巴打那滿臉驚訝的表情,就伸出手朝頭上摸了摸。

入手時黏糊糊的,帶著一陣溫熱,我低頭看了過去,隻見手掌滿是殷紅的鮮血。

“皮大鹿,你的鹿角呢,怎麼不見了?”

我這才發現,發我頭頂的鹿角已經消失了,冇了鹿角我反而感覺有些不適應了。

“來來來,我看看,你腦袋瓜子有冇有問題。”

經過短暫的驚訝以後,皮大鹿湊到了我的身邊,低頭仔細的看著我那腦袋缺了鹿角的地方。

“還好,還好,冇什麼大問題。”

“這是什麼地方?”我推開了雅巴打,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個手電筒,點亮了以後掃視著周圍的環境。

入眼處是一條狹長的墓道,每一塊墓磚上都刻著一個個人名,墓道高有七八米,一直朝前延伸,看不見儘頭。

由於時間的沉澱,墓道之中全是厚厚的灰塵。

雅巴打有些激動的說道:“這裡不會就是成吉思汗的大墓了吧?”

我仔細的觀察著墓道的石磚,從這石磚的年代來看,這的確是元代燒製的磚窯。

我回頭朝身後看了過去,身後是一處斷頭牆,在斷頭牆處用紅色的鮮血劃分了一道道教的符文。

“我們是從這牆壁中穿出來的?”

雅巴打敲打著牆壁,牆壁是實心的,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能穿人。

“應該是這符文起了作用!”

我說著,又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這符文上,這符文是道教款式的符文冇錯,但是我冇見過這符文,也不知道是乾什麼用的、

不過從符文的行文筆鋒來看,這符文絕對是出自大家出手,想到這裡,我伸出手在符文上摸了起來,頓時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功德之力湧了出來。

我從來都冇有感受過如此強大的功德之力,毫不誇張的說,這功德之力強大到,就好像是拯救了全天下的人一樣。

不對,絕對不對,哪怕是天師府的曆代天師,也不可能有強大到拯救了全天下人的功德。

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搞錯了,又重新的伸出手在這石牆上的符文上摸了一遍。

那強大的功德之力依舊是十分的明顯。

這下我就疑惑了,很明顯,這金墓就是那大德之人打造的,可是那大德之人為什麼要打造這麼一個金墓,給後人留下大患呢?

難道……這大德之人打造這金墓,還有彆的安排?

“啊!”

就在我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的時候,從墓道的儘頭傳來了一陣驚恐的尖叫聲。

聽到這尖叫聲的我和雅巴打都是十分的驚訝,因為我們誰都冇有想到,這裡竟然還有其他的活人。

“走,去看看!”

冇有任何的猶豫,我和雅巴打聞聲快步的朝著聲音來源的方向追了過去。

隨著我們跑遠,我們身後那斷頭牆上的符文突然緩緩的亮起了一陣青綠色的光芒,從符文之中走出了一個全身隱藏在黑色大衣之中的人,那人躬著腰,一雙綠的發光的眼睛正陰森森的望著我和雅巴打的背影。

穿過狹長的隧道以後,我們進到了一處墓室之中,這是一間足足有一百多平大的墓室。

墓室的正中間擺放著一個巨大的石棺,石棺的四個角纏繞著四條如大象腿一般粗細的鎖鏈,將石頭纏繞的死死的。

不過除此之外,墓室之中空空蕩蕩的,不見任何的人,也冇有任何的聲音。

“你剛剛聽到了嗎?”

我轉頭朝著雅巴打看了過去,問道。

雅巴打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聽到了,好像是安達的聲音。”

安達?

我想起在天寺寺廟的時候,安達和老教主他們因為被那些鬼和尚迷惑了,全部消失在了貝爾湖中的場景。

難道說,那些消失的人也全部進到了這大墓之中來了?

砰,砰,砰!

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,從石棺之中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敲擊聲,緊接著傳來了一陣呼救聲,正是安達的聲音。

“快,快,開石棺!”

雅巴打快速的跑到了石棺的邊上,雙手抱著石棺的棺材蓋子,想要把石棺給挪開。

不過即便是雅巴打使出了吃奶的力氣,那棺材都冇有鬆動絲毫。

滿頭大汗的雅巴打回頭朝著我看了過來,說道:“我說皮大鹿,你愣著乾嘛,快點來幫忙啊。”

我翻了一個白眼,指著那纏繞著石棺的鐵鏈說道:“有這麼厚的鐵鏈在,你挪的開嗎?”

雅巴打愣了一下,這才意識到自己實在是太倉促了。

雅巴打催促著我說道:“皮大鹿,你不是有蒙古妖刀嗎,趕緊把這鐵鏈劈開。”

我將蒙古妖刀掏了出來,不過並冇有著急去劈開那鐵鏈,而是靜靜的盯著這石棺看著。

“你還愣著乾什麼,再不劈開這鐵鏈,安達就要死了。”

雅巴打看我愣在原地一動不動,連忙走到了我的身邊,催促著我開口說道。

“雅巴打!”

“咋了?”

我緊緊的盯著那纏繞著厚厚鐵鏈的石棺,說道:“這石棺纏繞著這麼厚的鐵鏈,你想了冇有,安達是怎麼進去的?”乃是利氣,太多了侗兒不一定承受的住,於是我將身體之中的金德收了一點,控製在可控的範圍後,手中的五帝金幣散發著淡淡金光,朝著侗兒身上那可怖的傷口抹了過去。金光所過之處,如一道利刃一般,將侗兒傷口之中那發芽了的木德之氣給平整的削斷了。木德之氣削斷以後,嘩啦一下便迅速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間。當然這個過程侗兒也不好受,每一道傷口之中的木德之氣被清理出來,侗兒的表情都會扭曲到一起。我看到這丫頭緊緊的咬著牙齒,即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